spacer
main

八月一日:再次detour。

因為detour,把“心之谷”重看了一遍後,就想看“歲月的童話”。

宮崎駿的作品幾乎都可以在Netflix上都能觀看到。

“歲月的童話”是我第一部的宮崎駿作品。當時是看了香港粵語版 。
年少輕狂,又單純的自己,第一次看就愛上了。很喜歡秒子粵語演員的聲音。原來是林憶蓮。
從岡島秒子到“心之谷”的月島雫,到千尋。而龍貓是幾年後的事。
應該是先看了千與千尋,才看龍貓。
當人人都喜歡龍貓開始,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秒子。
童年的回憶中那微妙的青澀的遺憾和無奈。純真豆芽夢。
看完後,讓人留下bitter sweet的心情。

今次再次寫起blog,感覺更加隨心,隨性,隨意。
以前寫一篇,要想很久。有時寫完也不會post出來。
但這次就只想寫,記錄。

原因是這是2020。一生都未必會遇到。也不會再有下一個BC2020。


七月三十一:自由的空氣不是必然

七月的最後一天。

今年的的確是特別,除了少不了疫情,最重要還是因為回到校園的生活,真的願望成真。

記得當年看“心之谷”時,見到女主角,月岛雫,的母親,朝子, 重回校園進修,不知道為何自己會有所憧憬,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如此。當時好像是剛唸完大學。已經記不起何時。但卻記得真有此事。

後來在社會工作久了,就覺得那願望太渺茫了。加上當人在同一個地方貓久了,十一年,就會喪失初心,jaded。但又不敢離開。

後來結了婚,有了孩子,生活有了寄託,心機都放在孩子身上。加上母親和父親相繼離開。離那憧憬越來越遠。就算有心,有力,有錢和時間,也不知道該唸什麼。但對那些有心有力從回校園的母親們,都會覺得她們很厲害。

Fast-forward,二十多年後的今天,可以回到校園,去唸一科自己想也沒想過的科目,卻又喜歡,真的是夢想成真。而這個夢想在去年這個時候根本不存在。當時是完全沒想過要唸書。

所以2020真的是很特別的一年。加上爸爸也開始了新的工作。姐姐也已九年班,明年十年班了,要選課了。今年也有選課。她選Food Tech, Programming, Media 和Visual Comm。明年大概也是會選會這些。還有她說想選Forensic Science。因為十一年班想選Psychology。沒想到她竟然有這個心思。

而弟弟也已經七年班了。今年大部分時間都在家Home School。才發現他對數學的概念挺好。多得這些年來堅持給他上一星期一次的Creative Writing和補習。我對他也沒有嚴格的要求。都是以學習的心態去持續。

至於明年會如何現在真的不知道。但不會想太多。現在就是全心全意做好現在的, 把課程認真完成。完成placement。人生有很多事規劃了也未必會照著自己的時間實現。就好像唸書這回事。

其實當初移民的夢也沒想過會實現。但當時間來到後,事情就會成形。

這些年來,生活真的有些like a box of chocolate。總是充滿驚喜。裡面有苦的黑巧克力,但苦中也會帶甜。甜後可能帶甘。甚至有時會發現裡面有讓回味無窮酒味或果仁。

在苦裡數算恩典,有平安,能人更實在,更懂得珍惜那平凡的平安與喜樂。

現在每一年自己都會很好奇又有點期待地想,“今年天父又會讓我有什麼挑戰,難關,和驚與喜呢?” 

Anyway, 今天終於回去campus上課了。未來有很多practical assessments要完成。是開心的。

加上要帶著mask上課讓人很不習慣。當回到車上一個人時,拿下mask的那一刻才發覺原來可以自在呼吸是無價的。在家不用帶mask時是自在。

我並不抗拒帶mask,只是覺得是一個小小的挑戰。但這些都會過去。只是不知道能否回到過往的自在。但肯定會更加珍惜。因為必然不再是必然的。

當然可以平平安安,順順利利完成practical也不是必然的。因為剛剛收到email說practical又要的detour了。推到八月中才能再回到campus。

看來我又有更多時間寫blog了。

因為寫這篇讓我又看了“心之谷”一遍。仍然很好看。很sweet。
天澤聖司。月岛雫


又讓我想再看“歲月的童話”

七月三十:Challenging time, 回campus

原本希望每天都可以寫一篇,但昨晚因為要做功課和讀書。加上自己的專注散漫。

剛剛做完了今天功課,可以寫一篇短的。

而明天開始要回到campus做practical。心情期待,興奮,又有點怕。因為要開始學用不同的equipments。

Allied Health Assistant畢業後,是可以到不同的rehab去當therapy assistant。譬如,物理治療師的助理。工作是負責給病人做物理治療。

如果順利完成這個學期,下個學期就要去醫院或rehab做三個星期placement。之後畢業,就是找工作。

今天爸爸回來,拿著下個星期的roster。開始投入駕巴士。
要學習bus route。五點就要報到開工。

雖然是lockdown,但未來的兩個月,生活節奏將會很快。

這個週末也有很多事要plan和搞。

除此,也期待下個月可能會在Netflix首播韓劇的Stranger第二季。但大概也是沒什麼時間去看,因為未來有很多Assessment要完成。



而現在要去看半澤直樹。看完去睡覺。明天要早起。


七月二十八:Detour:半澤直樹第二季



七年前,看過半澤直樹第一季後,就一直期待著第二季。
一等就七年。(當然,不至於只等1一部,還有其他很多電視劇。)
只是沒想到半澤直樹第二季會在這個時候開播。
但日劇是沒有binge-watch的。一個星期只有一集。除非在Netflix。

然Netflix到現在並沒有買下半澤直樹的版權。不然,第一季一定先會被播出。
昨晚,做功課做到一半,發現半澤第二季,就被吸引了,detoured了

但只看了它SP。而半澤只出現在最後幾秒。但故事還是ok。
SP的主角不是半澤, 只是輕輕提過。事關他外出去了公幹。可能因為病毒要隔離十四天。

劇情也好像2020年detoured了。

不過,第二季就真的半澤的故事。但還沒有時間去看完第一集。

之前有提到爸爸。由於生意有所影響,加上年紀也不少,不能老是冬冷夏熱,日曬雨淋。又經常做夜更。冬夜時可以是很冷。所以都有嘗試找工。

感恩天父的看顧,他終於找到工作,駕巴士。在澳洲職業真的是不分貴賤。分分鐘藍領比白領好賺。譬如水電工程,安老院看護也不錯。

上個星期開始上班。現在還是training。下個星期會開始學習不同的route。有個mentor帶著。熟悉工作的程序等。

剛才跟爸爸談起現在全家都處於一個學習期。

說實,這八九年裡發生很多上上落落,但是開心。一家人一起學習如何獨立,靠著天父走過艱難的日子。

由於我們比許多人都先走入艱難,在山火中和疫症前。所以當瘟症來臨時,我們已有了經驗。靠著順服信靠慢慢一步一步繼續走下去。

終於,一直看到那點點,卻越來越接近的曙光。
這並不是風涼話。因為當你看著積蓄越來越少時那種心情一點都不踏實。
那時在想不知道接下來幾時會沒錢交租。

然因為Lockdown,老是呆在家。開支減少了。幸好有幾位好姐妹和好朋友幫了我們一把。那點點的雪中送炭,已經足以幫我們度過難關。

這一切都不是我們能計劃到了,是一場Blessing in disguise 的detour。讓我們看到一些平時看不到風景和經歷。

雖然生活不是富有,也不是特別糟糕,但我很享受這種充實。每一個困境都是一個恩典。

雖然我也不喜歡有挑戰。不會特意去祈求苦難。

但這些年來卻出現了一個又一個挑戰,身體上的,環境上的種種。

去年,因為但膽子有三個息肉,分別是3mm,5mm 和6mm。結果切除了。現在是個不折不扣無膽鬼

而這年年頭突然左手的虎口麻痺。忙了一輪,發現頸柱的C4,C5等部位壓住了神經。剛好,自己又在Allied Health Assistant course,讓我有機會去親身深入去接觸和認識physiotherapy。

其實,我選讀這課程也是因為經常有機會接觸OT和Speech Therapy等的事物,發生興趣,想多知道和能幫助我看顧的特殊孩子。

加上我也有Vertigo。這些小小的問題都讓我學習到不同事和應對的態度,心態。
感恩這一切。雖然難過,但我們是一家人一起度過,一起成長。

而面對眼前這個Detour, 喜歡不容易。離開曙光可能還有一段路。也從沒想過我們這些被新時代,新科技寵壞的孩子,竟然有機會經歷這個疫症,經濟蕭條,時局動盪的大時代。難得。

黎明前的黑暗。

×這個星期繼續在家宅,但很快又要回到campus做practical。是期待的。希望能順利完成,不受疫情影響。×

除了半澤,今年也有幾部期待的劇集:Stranger 第二季。


期待Netflix的首播。




七月二十七。Detour。找回初心。



今年二月上旬回到校园去念书。
其实去年从没想过要念书,更没想过要读Disability,或Allied Health Assistant。
但去年七八月时刚好想找工作,却不知道自己该,或可以做什么。
更没想过要做support worker, 毕竟不觉得自己有能力和耐性去照顾别人的小朋友。
自己家里有两个已忙到冒烟,还说别人的孩子。

但世事就是如此。越没想过,越会成真。
因为弟弟有自闭症,自己身边很朋友都是因他而认识到。甚至成为了好朋友。

某天跟某位朋友谈起想找工作,又提起做support worker的事,她便馬上叫我去试一试。
刚好有另一位朋友自己开agency,人家又肯请我。之前我替她做了她公司的网页。
就这样就做了support worker,到今天。

朋友又鼓励我去读Disability。满以为一个星期一天,自己应该可以做得来。
跑去私人的A学院问了价钱,结果他们要收我千八,半年。快坐吃山崩的我不想给千八。
结果原来有Free Tafe.一毛钱也不必。是政府支助的,而且那所政府技能学院也很好。
原先还是打算读Disability,原价大概七千。但因为政府支助,全免费。为期十二个月。

但看了一看,自己还是比较想念Allied Health Assistant,毕业可以做Physiotherapy或Occupational Therapy Assistant。我对后者比较有兴趣。而长远来说后者的工作机会相对大。

当若有一天,吃饱没事,又有心机,闲钱和时间的话,还可以去再多一个OT或PT学位。(的确是想过,但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本事呢?)

就在开学的两个星期前,就转去了科。结果就读了Allied Health Assistant。

一个星期两天。而我家离campus四十分钟车程。但一年很快过。现在已经Term 3。顺利完成这个学期,下个学期就可以去做placement。顺利完成课程,就可以找工作,又同时继续现在的casual part time。

可以回去读书其实很开心。相比以前入世未深,“蒙吓。蒙吓”的大学时期,现在读得很充实。知道为什么读,读什么。心态很不一样。

以前读大学时,是为了读大学而读,因为朋友都读,父母想我读。虽然喜欢,但心智和心态不成熟。读完要不知道要如何学以致用。

今天读书比以前更enjoy。知道如何运用theory去做practical。更懂得思考问题。

能够再读书,而且都跟Health有关系的科目,有点像上天赐的第二个机会,完成我当初没完成的。

以前念书时,自己很喜欢Science 和Art。
原本中四时是选读Science的,因为不喜欢Add Math和Physics. 就转念Art。
所以,现在可以再接触Health & Science,觉得读得很开心。

加上有了Art Background,将来有机会可能会朝着Art Therapy去。或许不会。但是有个选择。

当初念广告设计,却没做到广告,却去了做网页设计。但那是因为大学三年时,我有机会选了网页编写。结果,一做就十多年。

因为孩子移民,做了全职妈妈。因为弟弟,做了support worker,再回去念书。

一切环环相连,回到以前自己放弃了的一些。

回顾,这些年来,从选科目到今天,没有什么是白走的。因为世事没有必然的。Detour也可以很有意思。就好像这次这个疫症。让不少人在不自不觉中找回一些时间和自己。

有人多了时间陪伴家人。
有人回到以前自己没时间做的事。
有人停下了脚步,看到一些以前没留意到的事物。
有人失去一些,却得回一些。
有人找回以前的兴趣。
有些人虽还没有找回失去,但最坏的总会过去。不要放弃。

用这段时间找回自己的初心。


面對現在的狂雨爆雪,大家都一起對抗。歲月怎麽壞都好,隧道的最後都總有曙光。

現在雖然是最壞的時刻, 但也是最好的時刻, 讓我們守穩自己的初心。

(出自香港時事評論員,桑普)

×原來谷歌拼音可以打繁體字×

(有斷時間Window10用不到谷歌拼音,逼著要用搜狗。好用,
但不喜歡它們擅自在我電腦裡裝上搜狗browser。









 
© Dolphinever.blogspot.com 2007-2016. All Right Reserved.
Template designed by dolphine*海豚*. Best view: 1024 x 768 @ Firefox.
web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