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cer
main

生活 - 煲剧

当家庭主妇的好处之一是煲剧。很多时候可以一心多用。一边做饭,一边煲剧。又或许一边褶衣,一边煲剧。

近期看过,又好看的电视剧之一就是琅铘榜。

上个两个星期已煲完了。赞!  因为好看,所以转看国语原版。 而当时粤语版只播到十多集,太慢了。平时自己很少看大陆剧,除了之前的三国和武媚娘。

 多数都是看英美剧,日剧和港剧。 大陆剧都是因为TVB播才看。 

但近年港剧质素下降,也少看了。虽说少看,还是会看,例如毛毛的爱回家-八时入席。
喜欢这类轻松小品,正如几年前的畢打自己人,到现在还是很喜欢那套剧。

也因为去年开始subscribe Netflix后,看英美剧的时间多了,看港剧的时间少。去年暑假一口气煲完九个seasons的X-files. 终于知道发生什么事。以前电视播放时,看一集,missed两集,所以很多都missed了。到了后期,是完全脱了节奏。

生活 - 再执笔

近来,姐姐爱上Powerpuff Girls。
一有时间就画,画了很多。

原本有让姐姐上课外美术班。
上了两年,觉得对她没什么特别的帮助。
好像没学到什么,加上要省钱。而且新的老师不好,所以停了。
自己觉得遇到一个好的老师很重要。

自己也是从小就很喜欢画画,虽然不是特别好或出丛。
但在中学时遇到一个很好的美术老师,所以收益良多。
也造就了自己后来选择了美术和修读广告。

但毕业后,却没进入广告行业,反而向网页设计发展,也是因为当时的大势。
金融风暴,广告低迷,而网页兴起,所以很顺理成章入行了。
所以用电脑的时间多了,执起画笔的时间也渐渐少了,甚至生疏。
越走越远。

偶然会想执笔,但由于始终没心情和正真坚持下去。
工作,生活,孩子,再执笔的念头越来越少,连心里最后的那团火慢慢灭了。

直至,近来因为姐姐停了美术班,我决定自己教。
开始鼓励姐姐每周花一些时间画画。
也因为姐姐说她明年想当Art Leader。所以也鼓励开始build自己的scratch book和portfolio。
在澳洲学校是没有班长或巡察员,只有junior council。
而Leadership Role只是公开给六年班的学生参与。

同时,之前姐姐因为没被美术老师选中参加Art Enrichment Class,她觉得很失望。
所以我就安慰她说,老师不选她,不就自学咯,我可以教她。没什么大不了。
现在有网络,又有youtube,也有图书馆,很方便。
有心一定能做到,加上她有兴趣。

自己也是上了中学才正真开始学会画画,也没有去课外美术班。
但遇上一个好老师。

小时,由于父母忙工作,他们又不会画画,所以没有人教我。
但既然我懂,所以希望把自己懂的,做到的,都交给她,不然很浪费。
天父赐予我一点天分,孩子很明显遗传了一些,何乐而不为。

而且有一天,姐姐突然跟我说,当她跟她的朋友说起妈妈会画画时,
朋友却质疑她,说她说谎,她说她很生气。

当时,自己心里也有点难过。
但当我回想自己的确是放下画笔很久了,我也犹疑我还会画吗?
所以我决定要再执笔,慢慢重拾当年的兴趣。
同时也希望能慢慢重拾已放下几年的网页设计。
就如写blog一样,慢慢再开始。
一切都在于投放时间和心机。

大学时就开始有用Scratch Book的习惯。
练习和把构图画下。
但这本用了五年,还没用完。
也鼓励姐姐开始用Scratch Book把点子记下。


应该是一两年前画的。
当时看到Belle and Boo 画书,一时兴起。


我的画:小时就很喜欢蘑菇屋。但这个像蘑菇树。


原来dragon很难画。这些是照着图画的。


姐姐的画:年初时教姐姐画的。
希望可以好好利用未来的两个星期冬假来教她画画。


姐姐的画:之后教姐姐画的ROBOT


姐姐的画:姐姐特别钟爱Bubble。


姐姐的画:姐姐也很喜欢Dork' Diary里的Nikki。

生活 - 包粽子

来到这里生活后,很多我之前不会的,又或没想过要学的,都渐渐学了一些。 包粽子就是其中之一。

从小就很喜欢吃粽子。 是我儿时记忆里出现最多的食物之一。 因为六岁前的生活是跟保姆和她的家人一起住。 而她家对面就是一家住家面档,他们的粽子,炒果条和糖水都很好吃。 每晚保姆和家人都有跟他们买宵夜。

移民前,要吃到好吃的粽子并不难。 价钱也不会很贵。

但在这里,要吃粽子并不难,但好吃的就不易找。 想吃到自己熟悉的味道更难。 一粒粽子大约五元,而有时粽子大,但馅少。

所以,去年就自己动手做起来。 也因为爸爸challenge我。 想了想,我就尽管试一试。 谁知,结果还可以吃,爸爸说好吃。 之后就一次生,两次熟。

虽然端午节已过,但还是乘着长周末假期做了一些, 因为爸爸和自己都想吃,但又不想买,所以自己来做好了。 这次做起来真的有点驾轻就熟,也一口气做了2kg糯米,40粒粽子。 比起大师傅当然还很远,但自家吃算不错。

可惜孩子不喜欢吃粽子,所以每次都是我们俩老吃。 但人老了就吃不了这么多粽子。 所以这次特别多做一些送给了教会的朋友,刚好他们搞聚餐。

之前做粽子有些做到不够熟。 但刚好这次,看到“爱回家”里的林小小教招: 把粽子煮两个小时后,不要马上拿出来, 让粽子在锅里泡至水开始冷却才拿出来。 我照做,这次果然是全熟。 这招一般食谱没有记载。


五年班。Naplan。

其实在澳洲上学没什么考试,特别是小学。
一般上只是每个semester会有一个个人的assessment。
一年两个semester。一个semester,两个term。
是一个一对一老师给学生做的小测验。
要测试他们的学习程度。
再根据他们的知识和程度而因材施教。

但在三,五,七和九年班,
每个学生都要在五月中做一个Naplan评估测验。
测试他们英文阅读,文法,写作和数学程度。
其实压力不会太大,但是会为孩子做一些准备。
家长也有选择权不让孩子参与。
但一般上家长都会让孩子参与。
而特殊孩童也可以选择参与或不。
好像弟弟今年三年班,但他的学校没要求他们参与。
我也没要求他参与。

Naplan也是学校排名的指标。

姐姐今年五年班。
两星期前是她五年班Naplan评估测验。

刚好那几几天她都喉咙痛和发烧。
但最后还是补考了。

之前也有跟姐姐做了一些复习。
说实自己对姐姐是有期望。
所以姐姐和弟弟都有上补习班。
我不算是虎妈妈,有时自己也很懒散。
但在家自己也有给他们做一些作业。

这两年姐姐可以说开窍了。
数学开始有进步。
所以,也给她做一些比较简单的六七年班数学。
(我不否认自己是kiasu)

而不少家长会都稍给孩子一些作业。
不只是亚洲人,白人也会。
姐姐学校里功课好的孩子都有做复习或补习。

补习也是去年才开始。
而弟弟是今年才开始补习。
这里也有很多补习班,一些是每星期一堂。每堂三个小时。
类似之前我们那个年代的Kasturi。
有不少人会去那些补习班。
主要是要考入一些公立或私立名校的精英班或奖学金。
但我觉得三小时对一个小学生来说实在是太长了。
所以最后选了每星期只上一个半小时补习班。
补习之余,自己也继续在家给孩子额外的作业。
尽量每天做一小时温习或作业。
有时会多一些,有时会少一些。
每天一点点,积少成多。

功课和阅读
澳洲小学是真的没什么功课的。
但不一定所有学校都是这样。
姐姐的学校是有些功课的,但不会多。
但到了中学,功课会慢慢越来越多,所以自律很重要。
对一些不习惯每天做功课的小朋友会比较难适应。
小学也没用课本,中学才有。


姐姐五年班,学校每周会有一篇写作要交。
也鼓励孩子每天花至少二十分钟阅读,更鼓励父母陪读。
之前,一至三年班时,有一本记事簿记录每天看了什么书。
书本是从学校带回家的。
四年班时,自选书本,但要记录。
今年,虽不需记录,但我会给姐姐借一些她喜爱的故事书给她看。
幸好,她也喜欢阅读,但要提她。
近来,开始教她精读,深入和注意文法和用词。

这里学校不太注重考试,特别是小学,
也不会教孩子如何应对考试。
例如做完试卷,要检查一番。
姐姐是不会的。做完就算了。
所以要亲自教。

姐姐功课不错,但粗心大意。

昨天跟爸爸谈起姐姐粗心大意如何教?
他说要罚她,扣零用钱。
但我又觉得很可怜喔。
因为我已很少给零用钱。
他们是自带便当,少用钱。
再扣,不就渣都没了。

又说起学校没教孩子如何应对考试。
爸爸说马来西亚的学校这点比这里好在。
但我说好多功课。
他回我:我们以前又不是一样,功课多,还不是一样做。我无言。
记得我小时的确是很多功课。但相信现在更多。

论到考试和分数,
自己对孩子是有期望,是会希望孩子考得好,拿好分数,七八十,不是仅仅及格。
当孩子捧蛋回家也会失望。

ICAS


自二年班,学校会有一个ICAS Competition。 分别是做英文阅读,英文spelling,写作,数学,科学和电脑科技。 做与不做,是选择性的。
不是考试,纯粹比赛。
不像Naplan,是不会影响学校排名的指标。
但比Naplan难。

记得二年班时,第一次让姐姐参与ICAS Competition,那时只做英文阅读和数学。
当时也不知道姐姐程度在哪里。
觉得姐姐应该可以应付吧。
事前也没做什么准备。

成绩回来时,我吓了一跳。那时是没有补习。
虽然说ICAS的问题比较难,但那时真的有点惨不忍睹 - 清一色Partcipation。
意思是有参与。那时我确是有失望。
知道姐姐的实力后,就在家慢慢开始给她作业。
幸好早知道,所以可以对症下药。

而去年开始姐姐终于开窍了。
终于有所进步了。
她也终于领悟到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道理。
除了,写作和Spelling之外,数学,科学,英文阅读和电脑科技都有credit和distinction。
第一次拿到distinction,姐姐很开心。
对姐姐来说的确是一股动力。

上个星期二,做电脑科技。下个星期二,做科学。
当然也给姐姐做了一些准备。

回想:
其实,我也庆幸,姐姐并没一开始就拿到很好成绩。
反而因为跌过,她学懂了这世界是没不劳而获。
就算是天才,也得练习和复习。
肯努力花功夫,就会越做越好。
同时她也学会肯定自己 - I can do it。

记得有位好朋友。她之前有兼职教补习,
她说:这个世界是只有懒人,没笨人。

后记:
有几位白人妈妈曾经跟我说:
在她的两个孩子小的时候,
她发现原来那些功课好的小孩都有在家做作业或补习。
至此,她开始会给她的孩子做作业。
所以,他家孩子数学很好。

其实是一些白人眼中,亚洲人孩子是比较勤力。
所以,一些白人父母会给孩子选读一些亚洲人比列比较多的学校。

她的十年。我的十年。

(迟来的一篇,迟了两个星期。)

人生有几多个十年?
这句话相信大家都听不少。

眨眼十年了。
我的人生已过了四个十年。

她的第一个十年是我人生最精彩的十年。
(后期也多了一个弟弟。)
她的出现给了我前所未有的推动力。
她的来临带给了我很多个第一次。

第一次,吐到在厕坐前哭。
第一次,吐到入院。
第一次,入手术室。
第一次,躺在手术床。
第一次,看着她哭,我也哭。
还有很多很多的。。。

但这一点一滴都是我时间宝盒里宝藏。
这些第一次实实在在的过了一个充实的十年。

姐姐今年已五年班,明年六年班,后年就上中学,七年班。
Time awaits no man。时间真的一点都不等人。
常常跟姐姐说不要赶着要长大,做大人,童年只不过是短短十多年。
所以应该好好的享受童年,要珍惜这段无忧无虑的时间。
要让我好好的陪她走过这段时间。

前后已经带她去看了两间中学。
一间是女校,另一间是男女校。一大,一小。
两间都是国立中学,两间都各有千秋。
所以还是先祷告,交给天父。因为姐姐也是祂的女儿。


2006 刚出世。

2007 三月:某个晚上。
那时还是她独领风骚的时候。

2008 两岁生日。
那年她多了一个会跟她跟玩乐的弟弟陪她过生日。
也是一个会跟她争宠,打架,互相学习照顾的人。

2009 第二次来墨尔本。带她去Bunnings。她看到
cubby house就开心的跑进去玩了一会。<
那时她一定是恨不得可以把它带回家。

2010 那年让她学芭蕾舞。学了快两年。
但来都这里后,问她要不要继续学。她说不要。
我也没逼她。有次问起她有没有后悔放弃。
她说没有。那时,我就知道她并非我想象的没主见的孩子。

2011 第一次上台表演。扮dragonfly。
但不是最后一次。只是没再穿上芭蕾舞衣。

2012 那年她上小学一年班。
她很喜欢在fairy garden那里跑。

2013 那天,她去了学校过夜一晚。所有二年班的学生都可以去。

2014 第一次离家三天两夜,去camp。
她开心到震。我就心挂到晕。
Lucia是姐姐之前的好朋友。
但随着年龄增长
她们都开始各自慢慢有自己的朋友。
虽然少了在一起玩,但大家偶尔会短信问好。难得。

2015 去年,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当flower girl。
不过现实的姐姐是一点男仔头。
是因为家里有个特别捣蛋的弟弟吧。

2016 十岁生日。一家人早一天为她庆祝。去了TGIF吃晚餐。
饭后,她点了他期待已久的New York Cheesecake。

 
© Dolphinever.blogspot.com 2007-2009. All Right Reserved.
Template designed by dolphine*海豚*. Best view: 1024 x 768 @ Firefox.
web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