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cer
main

去年的今天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在产房待产。
刚刚吃完一个McChicken Deluxe Value Meal。
弟弟出世前的最后一个宵夜。还吃得津津有味。
怀弟弟时的常吃之一。
而七个小时多后,弟弟就呱呱落地。

话说,
而那天的早上,冲早凉时,突然见红。
由于第一见红。与生姐姐时比,这是完全另一种经历。
那时心情夹杂着兴奋,紧张和害怕。

马上跟虾子饼说自己已见红。
但却犹疑着是否该去医院。
见红未必是生得,临产前见红是很平常的事。
有些人虽见红,但却要等几天才能生。

又刚好我的主诊妇科On leave,又outstation。
要明天才回来。孩子不知道等的吗?
不过她也把我的case转交给另一个医生。
所以安全起见,打个电话问一问院方。

接电话的护士,当然是叫我入院啦。
所以匆匆忙忙把还未收拾好的行裝收拾好。
跟家婆交代一切,就向医院出发。

真他妈!竟然遇到大塞车,整个PJ都在塞车。
怎会这么“幸运”的。那天还是星期六,已中午十二点多一点。
比平时上班还要塞。

塞在车里,心情自然变得紧张极了。
“Damn,怎么要在这个时候。阻着我生仔。”自己不禁在破口大骂。
那时候的虾子饼却比我还要冷静。

心急坏了,默默地唸着:“弟弟,你不要这个时候出来啊。”
“天啊!一定要顺利到达医院。”等。

难关重重之下,我们最终还是平安到达。
怎么到了产房,换好衣服,通便后,又好像有没事了。
可是还是的给宝宝测心跳,测我的阵痛。
一躺就躺了好几个小时。很无聊。差点给闷坏了。
一切顿时变得很安然无事,没那样的紧急喔。
只有微微的肚子痛。

后来终于等到代医生来了。
他给自己验一验子宫开了多少。
可惜才一公分。他说还要等。
又说既然没阵痛,就让我等到生得出。
由于没破水,他也不会催生。
一半是因为我有剖腹生产过。
他担心催生,我的子宫会受不了。

就这样我在产房轻轻松松地又度过了好几个小时。

事实是我躺着是没阵痛,但当我起来走来走去时,阵痛就会来。
但都忍得住。所以我都不再笨笨地躺在床上等。
走来走去,时间也过得快点。
之前看过一份报告,走动可以加速生产的过程。

而虾子饼见我没动静,就回家冲凉休息一下。

好不容易等到晚上了。
阵痛还是不很厉害。
闷到我快疯了,就走去common room看电视。
嘿嘿,没有人,我要看什么就什么。
就看了StarWars:Return of the Jedi。
散场时,已是十一点几,虾子饼照我吩咐。
带了laptop来和我喜爱的港剧。
也给我买了McD。
就这样又两个小时去了。

吃饱,我问医生要不要再通便。
因为这好多个小时里我也吃了好几餐。
她说不需要。

还是没什么动静之下,我想该休息一下。
以便等一下,没力量生产。

慢慢阵痛开始了,由于第一次,而自己也很能耐痛。
所以开始时,也不当时一回事。

看来好像很轻松hor?
其实从入院开始,自己就不停地在祈祷。
由于怕说漏,怕后果会出乎我意料之外。
我都很详细,也很有细节。重复又重复地向神祷告同一番话。
也不停地叫肚里的弟弟要放松,不要紧张。
有妈妈在,不用怕。要勇敢。。。

睡到大概四点,肚子开始很痛了。
自己也无法再睡下去。
就问护士来看一看自己子宫开了没。

我:我觉得肚子很痛了。
护士:那你有没有很想大便的感觉?
我:有。

我很肯定有,因为当阵痛来时,真的很想要开大的感觉,错不了的。

之后,她就给我验一验子宫开了多少。
一验,已经六公分了,大概再过四个小时就可以生的。
那时已四点多。

四小时?听起来好像很久叻。
从这时开始,阵痛不再是吃kacang putih般的事。
还越来越痛,真的很难受。犹如大便秘。
I need lactose!

因为之前主诊说她不会用epidural。
怕万一子宫久患开时,我感觉不到。会死人的叻。
所以我很坚决拒绝用epidural,就算后期护士问我要不要。
我也打死都不要。

虽然不可以用epidural,但可以打普通的止痛针,
和用laughing gas。说实话,是止不了多少。

但会令人迷迷糊糊,时醒时睡。
神智很不是清醒。好像喝醉般。

曾一度自己以为旧伤爆开,因为子宫某个部位很痛。
但当医生再次进来时,他跟我说不是。
那是弟因为弟的头在进入生产道时摩擦倒盘骨。
听后,我安心了,但还痛到不得了。
简直是死去活来。

就这样三个多四个小时过了。天亮了。
护士搬了很多“咖唱”进来set up。
她弄好后,last check。
已九公分多。可以摸到宝宝的头了。
先给我破水。

水一破后,医生也进来了。
我人生中最大的痛开始了。
不久,医生说:看到宝宝的头了。
叫我当阵痛一来,就push。
我跟自己说一定可以的。所以很努力的push。
但push时,又不可以大叫喔。。。
真的有点难度。。。

而那并不是一般的痛,它开始时是微微的痛。说实话,不会很痛。
但随之而来就渐渐越来越痛。痛得真的是咬牙切齿。
但一切只有区区几分钟。
之后又平清下来。让妈妈有点时间回一回气。
但当你还未能完全回过来时,那痛会有如海浪般,不由你自主地卷回来。
就这样一浪接一浪。越来越痛,越来越激烈。

友人形容它为人生最大便秘。
是一种难以想象的痛。
要经历过才能真正感受到那种痛。

push了好几次,医生看我的样子还是有心无力。
就跟护士说:Get ready to vacuum。

就这样,弟弟终于滑出来了。
随后,胎盆也滑去来。
那一刻的感觉真的好像大便出来的感觉。
是有点恶心,但正正是那种感觉。

那一刻的我不断地唸着: Thank you God...
当时真的很感激上天的厚爱,赐我一个难忘的自然生产的经历。
以及母子平安。
之后的痛也不再是什么。

护士把弟弟报出去给洗干净。
弟弟那清脆哭声在那清晨的产房走廊,听起来特别响亮。
我也仿佛嗅到户外清新的空气。
虾子饼跟我说:This boy really make his presence felt.
是的,他的哭声真的响到,好像势必要把整个产房里的人吵醒才甘心。

不久护士就把弟弟带回来,放在我的怀抱里。
看着初生的弟弟,我感触良多,很感动又很感恩。

而弟弟也在那一霎那间,睁开眼睛看看妈妈和爸爸的样子。
好像在问:就是你们啊?我的妈妈和爸爸。。。那声音,这张脸。。。
一切意味着在这个花花世界里的一个小生命的开始。



以下是自己被剖腹生姐姐时的经验,肉捶砧板上的经历:被剖开前的一刻
哈哈哈。。。希望不会吓坏你们。

14 comments:

sock peng said...

看你这篇文章,很紧张怎么还没有生? 还要等多久!!

逍遥 said...

时间过得快,孩子的长大我们就变老了哈哈哈

veronica said...

有时候看着孩子,我还会‘怀念’一下下以前生产时的过程。。。

祝弟弟有个快乐健康的人生。

lkf said...

向天下的妈妈们致敬。
你可能需要剖腹生产,医院还允许你吃东西吗?
肚里有食物,麻醉比较麻烦。

myfertilitydiary said...

感觉好像有一点恐怖。。。很想要孩子但有很怕。。。开刀生会不会没有那么恐怖?

dolphine said...

sockpeng,

哈哈哈。。。是我长气。。。
要写的仔细一点,让要弟弟将来长大,知道妈妈生他是这么辛苦的。。。呵呵呵。。。

逍遥,
人老心不老。。。一定要保持心情开朗,因为再转眼时,孩子就已长大成人。。。

dolphine said...

veronica,
谢谢你的祝福。

我想所有的妈妈们都会久不久怀念一下自己生产的经历。

真的是一种难得又难忘的经历。
自己到今天对于剖过腹后还能自然生产都觉得很感恩。

有时想着想着,会想再来经历一次。。。嘿嘿。。。很变态hor。当然想到怀孕时的孕吐,还是要三思一番。

lkf,
我代所有的妈妈谢谢你。

哈哈哈。。。吃的时候也没有想太多叻。
只是知道如果现在不吃,等一下没力量生产就糟糕。很单纯的了。哈哈哈。。。

dolphine said...

myfertilitydiary,

其实也不能说恐怖。
由于没经验,确是会紧张一点。

相比之下,生姐姐是比较害怕。
因为没想过自己会被剖腹。那时真的很怕。

但如果你问我哪一种经历比较恐怖,我会觉得剖腹比较可怕。可能第一次的关系吧。

而自然生产,复原会很快。弟弟出世不久我就可以走来走去。。。只是要慢慢来罢了。

但是很个人而定。还是有人会选择剖腹。

对我来说应该是以宝宝和妈妈的安全做大前提。自己是这样做决定的。

以下是自己之前剖腹生姐姐的经验。有兴趣可以看看做个比较:
http://dolphinever.blogspot.com/2008/05/blog-post_16.html

杉叶 said...

生命的开始,红粉粉的宝宝……十分感人。
看着又想写弟弟的出生体验。非要等有空,用不少时间才能行。

dolphine said...

杉叶,

是的。能够亲身经历和目睹新生命的来临是一件很感动的事。

就写来给你大家分享吧。拭目以待。

jiani said...

我好怕!!! 怎么办啊...

dolphine said...

jiani,
好吗?来看你玩paintball,玩到伤痕累累。。。好了吗?

哎呀,不用怕,当你准备好时,一切都会迎刃而解。不够的话,到时我把我的胆量发功给你。。哈哈哈。。。

梦想罐头 said...

我看完时的感觉就是:"哇,很刺激呀...我有头看到尾就越看越紧张,越压力式的,心情也越拉的紧.我不敢自然生...我怕怕.我没那个勇气.还要挨那么长的时间,很难受.根本都没心情看DVD或TV啦.所以我的两个孩子我都是选择开刀.我很怕痛"

dolphine said...

梦想罐头,

其实我觉得开刀比较痛叻。特别是他们把那个尿袋放进去时。当他们说如果膀胱发炎,要把尿袋再次放进去时,我差点晕倒。

哎呀,打死我也不希望再开刀生产。。。嘿嘿。。。

Post a Comment
 
© Dolphinever.blogspot.com 2007-2016. All Right Reserved.
Template designed by dolphine*海豚*. Best view: 1024 x 768 @ Firefox.
web tracker